库鲁里斯:共同努力 成为在2024年带领美国和世界登上月球的团队

来源:腾讯科技 | 2020-06-28 11:04:17 |

腾讯科技讯 6月27日,据外媒报道,美国宇航局(NASA)正在积极推动一项名为阿耳特弥斯(Artemis)的计划,希望在2024年将美国宇航员送回月球表面。如果NASA取得成功,这将是自1972年12月阿波罗计划以来的第一次载人登月。

然而,这一次,NASA通过数十亿美元的竞争合同,将登陆系统的设计、测试和操作外包出去,以更少的筹备时间和资金争取早日重返月球。NASA正在推动私营公司之间的竞争,为该机构制造和操作可行的登月硬件。

NASA在今年春天挑选了其最喜欢的三个商业概念,并在4月30日宣布,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Dynetics和亚马逊亿万富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创立的蓝色起源公司是NASA选中执行上述任务的首选公司。

蓝色起源公司赢得了价值5.79亿美元的合同,Dynetics获得了价值2.53亿美元的合同,SpaceX则获得1.35亿美元合同,用于将他们的想法开发成现实生活中的硬件、软件和数据,以便NASA能够最终做出选择。获胜的团队可以获得约200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完成着陆系统和任务。

其中,SpaceX和Dynetics几乎都在单枪匹马地开发能够将货物和机组人员降落在月球表面的飞船系统。SpaceX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然而,蓝色起源公司正指望与经验丰富的航空航天行业合作伙伴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和德雷珀(Draper)结盟获胜,所有这些公司都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阿波罗任务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这个合作了1年多的联盟名为“国家队”,因为这些公司共同努力登月的活动遍及美国16个州。在接受采访时,蓝色起源公司月球项目经理约翰·库鲁里斯(John Couluris)(也是SpaceX前雇员)明确表示,这个联盟正在开发由三部分组成的系统,它将依靠现有硬件和历史性方法赢得NASA的青睐。

库鲁里斯还说:“我们需要彼此,我们共同努力,我们有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我们将留在这里,我们将成为在2024年带领这个国家和世界登上月球的团队。”

冲刺回月球表面

NASA本身已经在研制火箭和飞船系统,将其宇航员送上月球。这款名为“猎户座”(Orion)的飞船是从之前(现在已经停止)的太空计划中延续下来的,已经开发了近15年。NASA还在开发名为太空发射系统(SLS)、高达32层楼的单次发射火箭,该火箭于2011年宣布,以取代当时退役的航天飞机。猎户座被设计成搭乘SLS火箭前往月球附近。

这两个系统都比原计划晚了几年,比最初预算多花了数十亿美元资金。NASA预计将在2021年11月发射无人驾驶的阿耳特弥斯1号(Artemis 1)绕月测试任务,但不会降落在月球上。如果一切顺利,一年后将进行一次类似的载人阿耳特弥斯2号试飞。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表示,到2024年底,该机构打算发射载人阿耳特弥斯3号(Artemis 3)任务,并将“第一个女人和下一个男人”降落在月球上。

NASA希望在本世纪末在月球表面建立永久基地,供宇航员驻留。任务规划者正着眼于月球南极,那里永久遮蔽的撞击坑底部可能隐藏着数十亿吨的冰冻水,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外星资源,可以熔化,分解成氢和氧,储存起来,然后用来制作火箭燃料,以便将第一批人类送上火星。

NASA还设想在绕月运行的月球空间站Gateway的帮助下,频繁登陆月球。在月球空间站,工作人员可以在月球表面飞行期间停留,尽管该项目(以及Artemis)的预计费用在国会遇到了阻力。

与此同时,NASA实现2024年目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在11月再次当选,这是他在任的最后一年。不过,猎户座还没有准备好登上月球,而这正是Dynetics、SpaceX和蓝色起源公司的“国家队”准备帮助NASA的地方。

分工合作

“国家队”向NASA推荐了一个载人着陆系统,简称HLS,它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负责转移部分,蓝色起源公司的下降部分,以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上升部分。库鲁里斯说,对于每个部分,德雷珀正在开发自主系统,这些系统不仅可以在太空中自组装零部件,还可以降落在月球上的任何地方。

其中,转移部分是个可以与猎户座或Gateway对接的系统,并推动其他两个部分就位着陆。在未来,它还可以作为一个仓库,为未来的任务补充燃料。下降部分是个名为“蓝色月亮”的月球着陆器,它被设计用来将任务发射到月球表面软着陆的平台。

洛克希德公司的上升部分是一艘小型飞船,它将被安置在蓝色月亮的顶部,并在地面任务期间为宇航员提供住宿场所。当任务结束时,上升部分将从蓝月亮上发射,与转移部分重新连接,然后将机组人员送回Gateway,或直接飞向等待的猎户座飞船。

洛克希德公司工程师兼主任保罗·安德森(Paul Anderson)表示:“HLS的三个部件中的每一个都有能力单独发射,或者与商业运载火箭或太空发射系统组合发射。除此之外,猎户座飞船将在发射期间搭乘机组人员,然后他们会安全返回地球。”

这种灵活性可能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SLS的延迟可能会继续下去,而拥有单独发射的能力,也许是在蓝色起源公司即将推出的新格伦号(New Glenn)火箭上,然后在太空中组装它们,这可能会为实现2024年的任务目标赢得宝贵的时间。

“国家队”正在计划一些原型的在轨演示,包括对接。然而,库鲁里斯说,如果该团队通过NASA的下一轮选择,他们将于2023年在月球表面发射并放下无人驾驶的蓝色月亮着陆器。他说:“马上,我们就有了登陆月球的体验,这也是有史以来登陆月球的最大飞行器之一。”

当“国家队”被问及为什么与SpaceX或Dynetics相比,它有最好的重返月球解决方案时,该团队强调其传统可以追溯到阿波罗计划登月系统,扩大现有航天器的系统(如天鹅座货运飞船的机身和太阳能电池板),以及一种不会使任何一家公司负担过重的方法。

库鲁里斯说:“我们正在吸取50多年前那些技术的精华,对它们进行升级。我们正在以一种更可持续、更安全的方式飞行它。我们分成了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能让我们分而治之,然后进行组合。”这个团队为国家提供了“尽快”登上月球的“最好机会”。

他说:“你们有四个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全世界,他们都在以非常高效的方式合作,而不是臃肿的方式。我们正在生产硬件,并进入下一阶段,我们将能够展示出,我们有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将使这个国家重返月球。”(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联系网站:5 5313 877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