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预计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速达3.3% 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速已达6.1%

来源:第一财经 | 2020-01-21 09:38:54 |

北京时间1月20日21:0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发布《世界经济展望》的更新版,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3.3%和3.4%,相较2019年10月的预测分别下调了0.1和0.2个百分点,下调主要反映了几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出现意外的负面变化(特别是印度),但IMF仍认为整体而言,全球经济触底企稳的迹象显现。

但值得一提的是,IMF上调中国2020年增速预期0.2个百分点至6%,原因在于贸易局势的缓和或缓解近期的周期性疲弱。IMF也表示,虽然基线情景的增速预测较为疲弱,但去年秋季以来全球经济活动面临的一系列下行风险已弱于早前的预测,这些企稳的早期迹象可能延续。

然而,下行风险依然不可忽视,包括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抬头、社会动荡加剧、贸易不确定性等,IMF认为这些风险一旦实现,可能使市场情绪迅速恶化,导致全球经济增速降至预测的基线水平以下。因此鉴于现有的货币和财政空间,在国家层面加强多边合作和实施更平衡的政策组合,对于增强经济活动和预防下行风险至关重要。

部分新兴市场拖累全球增速

早在去年10月,IMF就预计全球经济在2020年将会企稳回升,只不过鉴于个别国家的拖累,IMF此次下调了当时的预期上调幅度,2020年3.3%的预计增速仍预示着全球经济正触底企稳。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遭遇增速预期大幅下调的主要是印度。IMF表示,在非银行金融部门承压和信贷增速下降的背景下,印度国内需求的急剧放缓超出预期。印度2019年的经济增速估计为4.8%,预计2020年和2021年分别提升至5.8%和6.5%(相比去年10月的预测大幅下调了1.2和0.9个百分点),这也使新兴和发展中亚洲的经济整体增速预期相较去年10月下行0.2和0.3个百分点。

发达经济体整体增长势头较为平稳。在美国,IMF预计经济增速将从2019年的2.3%放缓至2020年的2%(较去年10月的预测低0.1个百分点),增速放缓反映了财政态势向中性回归以及金融条件进一步放松的预期支持力度将会减弱。

欧元区的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的1.2%增长至2020年的1.3%(较去年10月的预测下调0.1个百分点) 。法国和意大利的增速预测保持不变,但2020年德国和西班牙的增速预测有所下调,前者是因为制造业在2019年底仍处在收缩区间,后者来自于2019年国内需求和出口超预期放缓的遗留效应。

在英国,IMF预计2020年经济增速稳定在1.4%,2021年提高至1.5%,与去年10月预测持平。

日本的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估计的1%降至2020年的0.7%(较去年10月的预测分别上调0.1个和0.2个百分点)。2019年估计增速的上调反映了健康的私人消费,部分支撑因素包括去年10月消费税税率上调的配套政府应对措施、强劲的资本支出以及对国民账户核算的历史修正。2020年增速预测的上调反映了2019年12月刺激措施的预期提振作用。2021年,随着财政刺激的影响消退,预计经济增速将降至0.5%。

就整体而言,IMF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将触底回升,2019年第四季度的高频指标初步显示,经济增长势头正在缓慢企稳,这主要得益于几大驱动力——贸易局势有所缓和;今年年初普遍向宽松货币政策的转向和一些国家(包括中国、韩国和美国)的财政宽松;导致全球制造业放缓的临时性因素——汽车部门针对新排放标准作出调整、新技术产品推出步伐暂停以及库存积压——似乎已经消退。

目前,制造业部门的商业情绪和采购经理人指数的前景停止恶化,重要的是,调查中新订单的分项指数回升,尤其是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全球贸易增速似乎正在触底回升。另一方面,服务部门活动有所减弱,但保持在扩张区间,支撑因素是消费者支出依然稳健。

金融市场情绪也持续高涨。中美经济关系不时出现利好消息以及对英国“无协议退出欧盟”担忧的消退为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提供了支撑。IMF表示,大型发达经济体的股市在去年秋季继续上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证券投资流入(尤其是债基流入)增强。去年9月到今年1月初的货币波动反映了风险情绪的普遍加强以及贸易紧张局势的减弱,美元和日元贬值了约2%,而人民币升值了约1.5%。主要货币变动最显著的是英镑的升值(自去年9月以来升值4%)。

中国经济阶段性企稳

IMF预计,中国的经济增长预计从2019年的6.1%下降至2020年的6.0%,IMF此次对2020年预测有所上调。

“作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一部分,预计美国将取消部分此前加征的关税并暂停额外上调关税,这可能缓解近期的周期性疲弱,并促使中国2020年的增速预测相比去年10月上调0.2个百分点。”报告提及。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全年GDP同比增长6.1%,符合6%~6.5%的预期目标,四季度稳定在同比增长6.0%。前一日公布的金融数据也整体超出预期,经济阶段性企稳的态势凸显。央行原调统司司长盛松成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用三个词形容了目前和下一阶段的经济形势——跌无可跌、政策落实、改革推动,并预计这一形势有望在2020年持续。“基建增量资金(专项债)到位后,从2020年一季度开始,基建投资上行的可能性较大。”他称。

除了GDP数据外,金融数据也显示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再上升,与PMI企业生产经营预期向好相一致,表外三项(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持续好转,尤其是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速的改善反映了中小企业活跃度开始提升。

就政策层面而言,此前,IMF对中国的《第四条款磋商报告》中提及,若外部环境进一步紧张,使经济和金融稳定面临风险,那么有必要实施额外的定向刺激措施,以财政措施为主。但若反之,则IMF不推荐进一步加码刺激政策。

1月20日,LPR(贷款报价利率)维持不变。多家机构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月15日MLF招标(3000亿)利率保持不变、银行资金成本下行受阻,或是本月LPR报价未下调的直接原因。1月有3万亿以上的流动性缺口,单靠降准释放的8000亿资金无法完全对冲,难以完全起到降低银行成本的作用。预计在1月通胀高点过后,未来LPR报价和MLF利率会保持联动下调的模式。

复苏脆弱、下行风险仍存

但不可忽视的是,尽管全球经济出现企稳迹象,PMI跌势停止,但多国PMI仍在扩张区间之下,因此一旦下行风险加剧,认为市场情绪也可能迅速逆转。

IMF认为,例如,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可能扰乱全球石油供给,挫伤市场情绪,这在今年初就已经试探市场;美国与其贸易伙伴之间贸易壁垒的抬高挫伤了商业情绪,加剧了去年很多经济体经历的周期性和结构性放缓。这些争端已经延伸至技术领域,危及全球供应链。

“若国家贸易联系的恶化,可能损害全球制造业和贸易出现的触底回升迹象,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无法达到基线水平。”报告称,这会导致金融市场情绪恶化,证券投资重新配置到安全资产,脆弱公司和主权借款者展期风险加剧。

对于发达国家,鉴于很多经济体的政策利率接近有效下限且长期利率处于较低水平 (一些国家是负利率),IMF建议具备财政空间的国家可以更多依赖财政刺激,必要时为需求提供支撑;对于负债较高、财政可回旋空间较小的国家,若经济活动大幅减弱且市场条件允许,它们可以减缓财政整顿的节奏,避免经济增速长期低于潜在水平。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IMF认为那些经济普遍更加安全但经济活动相比潜在水平有所减弱的国家, 可利用近期的通胀水平下降来进一步实施货币支持,这尤其适用于实际利率仍然较高的国家。同时,也需要保持金融韧性,这主要通过尽量减少币种和期限错配,尤其是在发达经济体利率处于较低水平时。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投诉QQ:55313 8779